Friday, July 6, 2018

踏入第三个月了!

好一段时间都没更新了
说是在家工作
看来好像很有时间
不过 贪心的我
常都想要在短时间内
样样都要把它挤下密密的时间表
把自己都搞累了

至少值得 累了可以看到得来的成果
跟孩子更进步的感情
跟自己可以更好好的沟通
了解一下每个的怨气都有一定的根源
知道了慢慢再做改变 一次不能 就两次 再不能 就继续再试
只要有身边疼爱我的人  肯给于机会 
我一定会做得更好的自己

番薯也正式给了奶妈顾朝九晚五 就那五天
花费也不少 但
真的纠缠了很久 内疚了很多时候 冲动了很多次
想说 
自己来顾就算了 
觉得有超能力的自己 
应该可以同时应付这么多吧

也真的为了不想听到的蜚语  
说你在家工作 那稀少的工钱 
要不就自己顾  要不就别这么大花桶 
去什么键身 还要支付那昂贵的费用 
委屈下 如果自己可以忍受那廉价味精重的食物 
再硬吞下那一点都不好喝让人容易中招糖尿病的咖啡
不需要给人看 只专顾看宝宝 那不就可以省一笔了吗

天啊
谁不想 宝宝可以在身边呢  
但我这个只有外表像个富婆 但在家还不是廉价非佣一个吗 

至少自己可以有个说可靠的小小工作
说多不多 少不少 的一点点粮
至少在家可以有一点点的发言能力 
有时还可以宠一宠瓜们 为他们买些玩具
再有多一点的闲钱 
还可以让自己去美甲一下 
又有点本钱可以参与一些正能量的键身舞蹈
就算有多少的牺牲 和得承受的非言流语 都得一一啃下
换来的 才得来家庭的温和 和各自都有点呼吸空间
更融洽的感情

感恩你们对我的容忍
对我那无端端发脾气的头疯 一一受下


如要可以有好的能量 也只有可以靠自己来创造
好好处理自己再多的埋怨 
好好跨出活在以前影子的自己
更美好的正力才会随手而得

还是一句 加油吧!
这个家 肯定需要你来改造!





Tuesday, April 17, 2018

人与人之间

人都常说
要生气一个人是很累的事情
有了恩怨 心永远就不能自在 永远都会放不下
都会带着遗憾终生

就说自己吧
小小的时候 就承受了父母分离的事实
不久后 父母各自也有了第二头家
有了自己的孩子
又过了几年后 又分离了
再过几年后 又签纸了又有了另一半
又结婚 又离婚 离了又再结

难道
婚姻就真的那么意气用事吗
要说结就结 离就离
真的看得这么洒脱 这么简单吗

外人看离婚也不怎么一回事
说 如果不合就离 不开心就走
但 有想过 做孩子的 所承受的
有谁会真的明白呢

不是每个小孩都擅于倾述自己的感觉
而 就在幼小时候所受的创伤
可能就是影响他将来长大以后的处事方式 和自己孤僻的想法

最近看了一部很有趣的连续剧
说的是女主角有的是多重人格
说的有 那是因为小时候那说不出的创伤
而导致在她长大后的潜意识里
多了几种不同的人格来解放她本来的自己
而主人格 也就是她的本来的人
也不就是在扮演着别人要她扮演的角色而已吗?

说回我自己
有时也真的不晓得
自己是不是真的在主宰自己的人格
很多的时候 都因为小事情
常都很介意别人怎样看自己
那不是因为自己爱面子
而是真的害怕再次被人遗弃
再次勾起小时候父母分离的那种觉得被遗弃的感觉

在自己的婚姻亮起红灯的时候
受了一个很大的教训后
领悟到 原来真的很多时候
婚姻不是真的这么简单
就真的也要靠自己的毅力和耐力
看是否真的可以再继续走下去

幸福也不是必然的
都是靠双方一手好好的经营

而自己那30多年对母亲那种的恨意
经过了大翻炒后
尽然可以再次接受母亲在自己的人生故事里
展开了新的不同的一页

也就在自己在怀上第三胎的时候
说会更了解做人母的也不是那么简单
也就乘机邀请了母亲过来看看
还说好会帮我看宝宝
至少会有两个月吧

来了第一天 第二天 第三天
忽然又说要回家乡 看看旧朋友
过了几天会再回来
哪知道
过了几天 忽然又说澳洲有急事
要赶回澳洲了
下次做好了事情才再回来这里

我们
想了又想
原来一切的安排
都早已安排好了
虽然 自己的反应还不算很激烈
但也真的算是预料之中 还好自己的期望也不是很高
女友常说的 没有期望就不会有失望


原来 一个人的人格
也真的不是那么简单要改就改
她的人格也就在这么多年来已是这样
我也不需要有什么大的期望
说她会改成她所口中说的她自己吧


人于人之间
靠的不只是沟通·
而要知道一个人的人格
都是在幼小时已是定下了
很多的可能是因为 很多的心结都打不开
所以 都已影响了以后长大成年人的她

 很多的时候
一个人
还是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样子 不同的人格
自己可以看到的
有时候
也只因为对方想要你看到的那个人格而已


Monday, April 2, 2018

女儿悦芯出世了!

说起就真的像发了一场梦
就像计划中一样,
做了美发,美指,美眼睫毛,
隔天就真的乖乖和唐董自己进院了。

身心和心灵上都感觉真的准备好了,
就算是什么的事件,应该都可以应付吧。
只要有他在身边支持,
原来那个力量可以这么的强大。

说真的,
手术还算很成功,
很快就拿了宝贝出来了,
也想预期中一样, 真的小了一点,也只有 2.39公斤。
像妈咪想要的,不会太大,要健康就好,
妈咪也轻松得多。
只不过,
拿出来了,还要做了结扎手术,
就因为
自己对自己身体上的肌肤毛孔已是很敏感,
所以每个小动作,
就真的可以想象得很准,
在医生每个拉进拉出的每个小动作,
我都好像真的在感觉那种一丝一丝的痛楚。
这一刻,我真的忍不住,
大哭出来了。
纠缠了整15分钟吧,
就连那麻醉药也能一点一点的再加,
好让我可以不真的昏迷,
医生也很努力,尽了一切她的专业,
很快的和尽量把我调制好,
连缝针也快手了,很快的在一个小时后,
就算整个手术过程完毕。

蛮佩服自己,
像我这样这么担忧的人,
这么爱美的一个女人,
可以为了一个家庭,
一个同一样的男人,
自己还可以忍受那种痛楚,
把自己的意志力高高提升,
好让要面对的事情可以把担忧减到最低,
好让大家都放心得多,
那得益的孩子也真的比较容易心连心。

宝贝要乖,
我们得你也真的不易,
也期望你在我们人生里的出现,
将会带来更缤纷的彩虹,
我们俩的感情会更稳,更进一步。

为我解剖了整3次的医生 - Dr Kim Wong
虽然来看您的费用真的不少,不过我觉得都是值得!
再次谢谢你的耐心和不放弃!

番薯也真的很小,也只有2.39公斤而已,
还好都健康可以过关 :)
 

睡了整三天,终于都可以出院了!
宝贝爸比万岁!


感恩有你们的陪伴,
才让妈咪变成这么强大坚强!






Monday, March 26, 2018

倒数的最后24小时

2018年3月27日凌晨3.23分
倒数小番薯的出生也只有少过24小时而已。


开始觉得紧张,
想的是生活会是如何,想的是小番薯的小脸蛋又会如何呢?

看回我2018年的部落,
也真忏愧也只有写了一篇而已。
自从忙完了新年,过年,开学,又放假,
又忙洗煮载教,也真的把那一点点花在部落的时间也没有。


多半的时间,也真的花在电话上刷些不实际的绯闻,
要不,就花了空余的时间来和姐妹们谈谈是非。
常对孩子说,不好玩电话,没益,得不到什么,
但自己,还真的不是做的很齐全,
而自己的工作还得真的时刻为电话上的留言而忙。
那,还不是很矛盾吗?

虽然常说要摆脱电话隐,不想自己也是外界那其中一个的低头族,
可是,真的还真的得花更强的毅力坚持,
可以放下手机,真的可以看看这个世界,好好和孩子相处一番。

不敢说可以完全放下,说的还是人妻,三个孩子的妈,
也好得不能说要关机就关机。

还是坚持老样,
这么多年了,觉得写部落还真的让自己好过点。
是因为,觉得自己的想法没办法可以容纳别人的想法呢?
还是坚持自己要保留自己的一个想法空间。
至少,可以诉说了自己的心里那小小的声音,
相信要解决的问题,大小的事物,就可以容易分析和行动了吧?


也相信太多的想法真的也很写下来,
好让几十年后年老的我,还可以翻翻回忆,
看看我的这一个人生到底是过的如何。

有些人说,不会把情绪感想放上社交网上,
好让人家来指点或有于自己不想看到的评论。
在意的还是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吧,
说得容易,说要真的不管身边的指点,而该锁定自己的想法也真的不是那么容易。
虽然自己还是很努力中,
尽量可以补救的也看多点正能量的书籍,可以领悟更多人生该修行的功课,
好让自己的人生可以有另一番的彩虹,
就连身边的人,也期望可以带来给他们更多的影响和能量。

妈咪加油吧。

有三个瓜的生活肯定会更累,更靠功夫。
得来不易。 就比三年前的这个时候,
也真的对自己彻底失望,活的是在自己黑暗的世界里,
好像自己了断就算了。
挨过了非常时期,也当然忘不了多谢身边的贵人指示,
一步一步把我在山边缘拉了回来。
命可以保住,上天还开了另一扇门,
让我俩夫妇再次接受另一种挑战,
好让我俩再次有机慢慢经营家庭的幸福道路上,
得益的不只是俩夫妇的情缘,而更是谋了更多为孩子的幸福。

很光荣,不只是因为靠全部的因素而得来今天的成果,
而,多半也要靠我俩还真的肯为这个家再次付出,
再次努力多一次。

为自己再打打气吧!
明天可要加油,要能把最好的能量贡献,
好让番薯可以顺顺利利,妈咪可以尽力而为,做到最好!

之前还拍了蛮多的专业照。
好让自己和他也有个第三次受孕的回忆,
上天的恩赐。

再次说声,谢谢你的容量,谢谢自己的坚持,
谢谢孩子的陪伴和支持,才有了今天的你我和你们。 :)













♡❤❀♡❤❀♡❤❀♡❤❀♡❤❀♡❤❀♡❤❀♡❤❀♡❤❀♡❤❀










Monday, January 22, 2018

最后的倒数100天

或许可能少过100天吧?
如果没意外,妹妹的诞生日子。
希望也真的不会错吧,
整两千多的报告如果也错,那就真的注定。

不过自己也不是怎样超兴奋,
不是第一胎,感觉和体力当然有差别,
就别说是男丁或公主,
就算想起真的要重新开始,
身边的也不见得贡献得多,
想到都崩溃。


自己的情绪也很有起落,
一分钟可以很温顺, 下分种好像母老虎乱发枪,
中的还不是那俩个瓜,
可怜。 想的还不是很不平衡,
做的好像自己在做,自己在赶,
说了讲了,人家还当不是另一个普通投诉而已。
过了一晚,自己又开始好像没什么这样,
真的很犯贱。
要不是真的这么爱这个男人,
我才不会想要这么的委屈自己的感受,
就连社交网台也懒得多说两句,
看了还不是说这个女人都是不能挨,自己拿来。
只有自己才知道可以掌握的可以多少,
自己孩子有今天这么的成就,
大半还是我的努力,
我是应得的赞赏。

至于自己的感受,自己的要求,
也唯有可以靠部落来发泄平时不可发的脾气,
写下每寸每毫自己那丝丝的感受,
要不,
我几时才可以挨到孩子长大,
才可以有机让自己的情绪感受浮现呢?

最后的冲刺,
最后的100天, 希望工作可以保质好,
希望就算小妹出世后,还可以保份工作,
还可以把家里顾好。
那些不知所谓的人,
就不要让他们再次侵犯我所一直守护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