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6, 2017

为何总是听不到?

已夜深一点半,
依然还没有什么钥匙开门的痕迹。

自己也因被小瓜传染,
还在慢慢的痊愈中,
而终于也好不容易才挨过了这每天上班下班载孩子那种交通的煎熬。

心好累。

女友都说,
都看我可以挨过这所谓乏味的工作多久,
我这么爱讲话的人,
这么爱出头而算还有点实际材料的人,
就看我可以屈多久。

还是你最了解我。

说的有谁不知道,
自己肯不会怎么看好自己的一份工,
说的不想为了工作而工作的我,
而还一直想说走的什么艺术路线,
还可以突破和别人不一样的看法,
但现实很不愿意的我们,
想的和可以做的有真的大大的差别。

不是自己不能承受忙的工作率,
或做些自己老本行的工作,
而也是说好因为买个放心给他,
见少人了,圈子小了,
那,
他可以放心的也所谓他的黄脸婆,
也只有乏味的工作,
和在孩子的范围内而已。


做工可以对的也是乏乏的数字,
多半的时候还是单人吃饭,
放了工,
第一时间就是每分每秒都要算好交通的路程,
好在期望每天孩子都不需痴痴的等待妈咪的来临,
还在希望每晚我们的路程都可以在车里保持好的心态,
妈咪不会太累不会耍脾气,
也只有保佑每晚妈咪不会因为你们的爸,
因应酬迟迟不回,
联想自己就算病惨了也不得不自己受自己做,
想着想着,
也就情绪的变动也顺便发泄在孩子身上。
请再次原谅妈咪做得还不够好,
我还会再试试。


这一些都是很高的一种修道。

要可以忍,
忍得来又可以给自己的一个平衡,
而又得懂得善用对的方法来诉说,
找对的对象来聆听还真的不容易。


那,
看来我现在也只有这么简单圈子生活的我,
可以找的对象也真的不知可以看谁,
也唯有真的可以写下,
好让我自己的小我,
可以给自己一个爱的鼓励,
说说,
我真的好棒。
棒 - 不是因为我是个很厉害煮的妈咪,
棒 - 不是因为我可以控制我孩子坐着乖乖,叫他们做么他们就做么,

棒 - 是因为,就算多么的不愿意,
多么的不爽不甘愿,
就算在科技文字上每次说了每一次被遗忘的每一次,
就算见到面的时候,
我还是怒不来,说不出来。

还是该说,
就算可以见到面那凌晨的几点钟,
自己什么的那团火也就真的无声无色,
自己也真的不想再不闻不问。

敢问自己,
这积下来的失望和不想再问的想法可见得健康吗?

就算自己可以真的很文化的,
把喷怒和自己直接的想法翼翼分析后还记录了,
那这样,
可以真的为自己自疗吗?

就只有短短的两年,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有时自己的改变,看的看法,
有时还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可以做到,
而也真的可以看到所谓家庭的魅力,
可以看到了一个不同的我,
说还真棒,
也就真的还觉得有点安慰。

可是,
就真的他有在珍惜吗?也同步的一起在进步吗?
还是男人的领悟力还真的比较傲慢,
就算自己说了同一样的小重点,
重复了又重复,可是确实又不是很用力,
所以一个只不过很木讷的他,
也真的当只不过如此。

他的生活还是一样,习惯还是一样,
所谓的小细节,
都常说我们女人有时太过会计较了。


我的问题,
是否太过不讲不问不吵,
而导致到双方都不晓得想要的一个平衡点在哪里,
那所谓的夫妻道,
可就真的可以实用吗?


我,可以很简单,
可以很复杂。

我不需要你买什么名牌包,
说以后给我买什么房地产,
要你做什么以后我们看不到的承诺,
我要求的,
也只不过多一点你的细心关心,

我自己本性,
原就是性情中人,感情丰富,
那,
你就不可以再花一点心思,
可以记住些我说的小重点,
可以哄哄我的一两句,
这就已很加分,
就已可以稳住了我的心。

就真的这么难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